欢迎来到天华寄宿制实验学校   今天是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校园动态

校园动态

天华寄宿学校:【先锋故事】以师为镜,以生为镜

上传时间:2018-11-07 12:17:46    浏览次数:    作者:钟茜茜

依稀还记得第一次在开学例会时站在台上自我介绍时的情景,转眼这已经是我来天华的第四个学期了,或者说,才来这里不到两年。两年时间不算长,我依然是组里小学教龄最短的一个;两年时间也不算特别短,班上的孩子们都已经肉眼可见地长高了。站在这里,与其说是做一个先锋故事分享,不如说是一个“新人”成长历程的自白。

在这两年中,对待这份职业,我一直是打心底里如履薄冰、战战兢兢的。第一次上教研课试教时,同组朱朱老师曾提醒我对待孩子评价语要丰富,肯定的语气要更强烈一些。听到这话时,我如同醍醐灌顶,是的,必须把自己归零,重新开始。不会,那就硬着头皮学嘛。当自己对1407班还一知半解、一筹莫展时,我又被派去一年级代了一周班,面对这群低年级学生,我这才深刻地领悟“鸡同鸭讲”这个成语的深刻含义。于是,焦头烂额时又去偷听了丹艳老师的课,我才惊觉原来给孩子们上课是这样的,的确感慨颇深。

该以怎样的态度去对待孩子呢?作为一个生活当中不太会逗小朋友也没当妈的人,我算是被彻底难住了。幸好,虽然自己没有太多这样与孩子相处的阅历,但我也曾经是一个学生,我知道自己喜欢怎样的老师不是吗?于是我开始回忆人生当中那些我特别敬爱的老师们,将他们当作正己言行的明镜。而在这个过程中,孩子们也如同一面面镜子,用他们的转变照见了我的蜕变。

刚来天华时,若是有其他班的学生在走廊上叫我一声“钟老师”,我在回应了“你好”之后,一定会惊喜地叫住他,问他是哪个班的孩子。不为别的,能被其他班的孩子记住,我很高兴。后来去过一年级以后,他们也常会在校园里同我打招呼,虽然我已经叫不上他们的名字了,但一定会记得点点头,并响亮地说一声“你好”。我相信,很多老师都会保持这项基本的礼貌。而我呢,每次这样打招呼时,总会想起我高中时的美术老师——黄老师。

我知道,黄老师一定不会记得我这个学生,因为我从不主动亲近老师,是那种内向而安静的学生,走在路上时都不太敢跟老师打招呼,但唯有黄老师是个例外。因为全校的学生都知道,只要叫一声“黄老师好”,他一定会热情地响亮地回应一声:“诶,好!”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习惯,让他在学校的人气居高不下,甚至连外校的学生都有所耳闻。流行人人网的那段时间,外校学生加他好友,他也一概通过,还常和学生互动。在我们心目中,他是一个特别和蔼可亲又平易近人的“老顽童”。所以,每当碰到学生冲我喊“钟老师好”时,我都会让自己像黄老师一样大声地回应一声“你好”,哪怕当时当刻,我的心情并不怎么好。久而久之,其他班认识我的孩子越来越多,会和我打招呼的孩子也越来越多了,我渐渐无法再一一停下询问他们是谁了,但这声“你好”我一定不会落下。

当小学语文老师轻松吗?一点也不。再加上当班主任呢?不言自明。面对一年内连换两个班主任的7班,如何把这个班管好并让它正常运作是我亟待处理的问题。若是“镇不住”,这课是决然上不好的。于是,“雷霆之怒”便成了最快捷的方式。可我自己也做过学生,如果不能实实在在地服气,光是让孩子“怕”绝非长久之计。这时,我就想到了我人生中最敬爱的语文老师——邓老师。

邓老师的语文课大约是我高三时听得最认真的课,他就是有这种不怒自威的魔力。课堂上若是有人窃窃私语,他只需云淡风轻地一句话,你自然会羞愧得无地自容。是什么让我们对他如此佩服呢?也许是他过硬的真才实学,毕竟他曾经参与过高考命题,编写的复习资料更是实实在在、有的放矢。也许是他对学生的尊重,即使没有学生举手回答问题,他也会耐心地等待,实在无人时则按花名册随机点名,不会故意刁难人,还记得我是邓老师的课堂上我们班第一个举手的学生,当时邓老师欣慰地说:“终于有人主动举手了。”也许是他一针见血的劝诫,他曾经劝成绩好的学生主动分享自己的见解,让其他学生学习,共同进步,不要把班上的其他人当作假想敌,因为高考的对手来自全国。也许是他的包容,某次课间时,他看到我们在一边踢毽子一边背诵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,上课时他给予了充分的肯定,为什么高三要过得那么局促而压抑呢?你看,太多的记忆顷刻间流泻而出,一个好老师真的就有这样大的个人魅力。

于是,我开始尝试着像我的老师一样去对待我的学生们。肯定那些积极回答问题的孩子,慢慢地,班上那些成绩稍微落后、性格比较内向的孩子也敢在语文课上回答问题了,我很高兴,也像我的老师那样当场表扬和鼓励他们。培养他们按时完成任务的意识,渐渐地,发下来的课堂作业及时更正,再交回我进行二次批改已经成了一个理所当然的习惯,而不再是欠老师的债务”,孩子们也会从每一次得到最高等第的批改中得到满满的成就感。聆听他们的声音,也给出他们自己的真实看法,而不是说一些冠冕堂皇、泛泛而谈的话。真正地理解他们,既然教过他们“尺有所短,寸有所长”,就不会去盲目地勉强他们。我们班整体长于合唱,就努力让孩子们端正态度,把每次班级合唱练好,用集体的荣誉来成就每个孩子的自信。体育确实是短板,那么不论输赢,起码全力以赴,可以输,不要怕。跑得慢,那就至少做到跑完;接力赛名次难得,那就至少做到零失误、不掉棒。把握自己的长处,肯定对手的强大,正视自己的不足。这是我作为班主任对他们的期望。

所以,当我要求孩子们音乐课上认真听从老师指导好好排练,结果以年级第一的名次登上新年音乐会的舞台后,我万万没有想到一年后他们将带我去领略一个更大的舞台——长沙音乐厅。当我告诉他们,校运会接力赛我们只要做到不掉棒就好时,他们居然能强势逆袭跑了个第二。当他们主动找我诉说家庭当中的苦恼时,当他们效仿我的朋友圈在暑假旅游后写出图文并茂的游记时,当他们在假期里主动跟我交流读书感悟时,我突然发现他们就是一面面闪亮的镜子,投射着我的言行,让我明白也许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。

作为一名老师,作为一名班主任,有时就像玩三国杀当主公一样:要像曹操,用人不疑,赏罚分明;要像孙权,有教无类,懂得制衡;也要像刘备,恩威并施,以德服人。老师这条路啊,行百里者半九十,道阻且长,而我,才刚刚开始呢。